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002毫米拉伸出的繁华世界专访锦绣纪导演徐小卉-【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09:10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与古代对话,千丝万缕维系古今交融

Q:您创作《锦绣纪》的初衷是什么?

A: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曾说,如果让他选择一个时代生活的话他选择中国的宋朝,如果让他选择一个地域生活,他选择中国的新疆。大概是因为这个地方由于丝绸之路的通过,有了最好的文明交汇和融合,吸引着汤恩比吧。对丝绸之路的了解,让我开始对丝绸感兴趣。中国丝绸不简单,它充满了智慧。多细的一根线啊!千变万化。我觉得这就是我拍这部片子的初衷——好奇心,这点很重要。

Q:为什么这部作品叫《锦绣纪》而不是《锦绣记》?

A:我做丝绸的片子,要把丝绸的发展过程表现出来,所以它得是“纪”,纪年、纪元、纪行。还有一个,丝缕有纪,散丝的头绪,你要把它抽出来理出来啊!几乎所有绞丝旁的字,都跟丝绸相关。

Q:丝绸的形成过程和文化背景非常复杂,您如何去粗取精融合成三集精品?

A:按照丝绸几个比较重要的品种,不可能什么都做,哪个品种有故事就做哪个品种,借此来传达古代传承和现代人的关系。绢、锦、罗等各个品种从出土碎片、古代织机到现代手工织造法、衍生织物,在片中都借着故事展示出来了。比如说绢,传统制绢要先把丝泡在豆浆里,然后把经线牵起来,用马莲草根做成的刷子把豆浆往上刷。现在这种刷子已经失传了,但是这个织绢的传人现在还会把马莲草挖下来种到自己的公司里,他希望以后还有人能制作这种刷子。还有罗,苏州的周家明偶然琢磨出马王堆出土过的四经绞罗的失传技法,还亲自去博物馆参观了马王堆的那块罗,这也是现代人用丝绸和古人对话、交流的一种表现。

真情实感,人文时尚渲染平凡生活

Q:过于煽情的纪录片很容易让人觉得虚假矫情,您如何调整《锦绣纪》体现出的真实感?

A:我认为纪录片存在最大的意义就在于真实的传播,那个人有假的话,我们经常会重拍。但一个人的一生中,在某一个时间段才发生故事,其他很长的时间段都是非常平静、一般的生活状态,所以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用一点方法,促使故事的发生。比如风筝艺人张克杰,他本来没想到今年要放蝴蝶庆生,是我们提议说用手工织造的绢给老人做个大蝴蝶庆生,他特别高兴,而且明年还想这么过。其实我们就是借助这件事触动老人情感的爆发,但如果人家不想做百鸟朝凤你生生地给他安排,那种假就会很明显。这种真假的拿捏,特别需要功夫。

Q:90后、00后已逐渐成为收视主力军,您如何加深《锦绣纪》和当下年轻人的联系?

A:我在片中贯穿了很多动人的人文故事,另外又融入了贴合生活的时尚元素。一般缂丝作品是非常贵重的,价值从几千到十万、百万不等,毕竟是从宋代开始有的工艺。但苏州的陈文把缂丝做成小包,装零钱、装优盘,装笔什么的,价位可以低到一百多块钱一个,非常受年轻人欢迎。还有片中对锦的展示,我没有采用传统的T台走秀的方式,而是让模特到大街上走,骑自行车,站在桥上看白兰花。这个形式在国内很少,T台上纯粹是为了展示服装,到街上融入普通人的生活,展示的就是更丰厚的文化。

以小见大,极致细物编织世界格局

Q:这部作品在构思方面与其他人文历史类纪录片有何不同?

A:主要是两方面不同,一是不陷入到宏大的历史叙述中去,要抓准能够表现历史的细节,以小见大,从大再落到小;二是我要讲技术、丝织品和丝织的故事,但不讲人生。我不讲黄帝嫘祖,也不再现他们如何教人缫丝,我讲苗族的丝绸由蚕爬出来,苗族人认为他们是蚩尤的后代,在中原战败之后,跨过黄河长江,来到大山里,苗绣上那些道道儿是他们跨过的黄河长江和他们的青弋江。蚩尤的后代织布不缫丝,中原黄帝缫丝,这两个事实的无缝衔接,就是格局。在技术方面,我是坚持要把“挑花结本”讲清楚的。以前也有很多作品,都侧重传承人的苦,而不去讲他们技术上的难点。我会想,大千世界,很多事物,是有故事的。为什么不敢去触动它?“丝”本身有故事,我们为什么不敢去触动它?“纺织技术”本身有故事,为什么不可以讲?

Q:您在片中展示的是什么样的格局?

A:刚才说的黄帝、蚩尤两个部族是五千多年前的事,在这里构成了中国丝绸的起源。到片尾的时候,现代苗族人穿上他们的百鸟衣,为即将到来的插秧节跳芦笙。与此相接的是乌镇一个行为艺术展,美国的装置艺术家把织机放在剧场舞台上,千根万根的经线来自观众席上的大线轴,场面壮观,令人震撼。从远古遗传到现代艺术展,从贵州苗族的深山到美国艺术家的装置空间,还有后来的中东、东亚,跨时空、跨地域地体现、扩展了片子的格局。这其中还要通过一个个细腻的人物故事,把各种丝绸制品和情感进行有机衔接,将比较跳跃的段落,进行自然地串联。

超微纪录,微观世界震撼视觉感官

Q:丝是一种及其名贵精细的事物,在对它的拍摄上应用了什么手法?

A:微距,可以说是大量应用了微距。在拍摄之初,我对微距的应用并没有什么想法,但当看到微距下的丝绸那千丝万缕的魅力之后,我决定将这部作品变成一个从微观入手展现宏观的作品。在拍摄小蚕种出生时,最开始用了百微,不行又换了65mm的镜头,这才得以拍出小蚕出生的珍贵画面,但拍摄周期也因此延后到了第二年。蚕丝本身也是,我去苏州大学找人测试过,一根茧丝0.02mm,肉眼都看不太清。平常看着绣东西的丝是一根,在微距镜头下竟是一把!我也很吃惊。我们拍摄的时候,一个呼吸,镜头都会颤,而且由于用了很多接环,镜头稳定难度高,我们摄影师就自己动手做了沉甸甸的云台,屏住呼吸拍摄。

Q:拍摄过程中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A:古代中国有那么美丽的丝绸,但制造丝绸的工匠是谁,我们却不知道。吐鲁番出土的汉锦有一款“韩仁”锦,上面织着的韩仁应该是个名字,但他是监制还是工匠依然不得而知。当我在云锦博物馆拍清代云锦匹料时,有一匹云锦末尾织着“织匠 王援”的字样。我就想终于有一位工匠留下名字了。之前在镇江博物馆拍宋罗,那么漂亮的丝绸,却不知道何人所织,有种莫名的惆怅。

执着匠心,洪荒之力传承人类智慧

Q:“不以细而不为之,并依势而动”,您认为这种织丝的大智慧,传达了一种怎样的精神?

A:执着。工匠精神是什么?执着!我们现代人遇到难事就躲,但织锦织了那么多梭、那么多颜色才织出一排,一天才织几公分,这需要多大的耐心啊!拍摄时,刺绣大师姚建萍说:“我们手里的这根针,就像画家的笔,而丝线就是那些颜色,只不过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和他们相比,我们都太容易放弃了。所以说啥事都得执着,执着这两个字特别重要。我出名要这么干,不出名也要这么干;我挣钱要这么干,不挣钱还要这么干,我就是要把这件事做成,较真才能把一个东西做到极致!我很惊讶古城苏州有那么多较真的人。他们像傅园慧一样,把洪荒之力用在他们喜爱的丝织品上。做纪录片,我们也要尽这样的力!

Q:如果让您和观众说两句您想说些什么?

A:我想和观众们说,《锦绣纪》的动人之处,在于聚得拢打得开。这种打动人不是让你哭让你笑,而是让你感慨,世界原来如此精彩,人类原来如此智慧。

上一页 1 2 3 4 上一页 1 2 3 4

惠州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新乡激光割包皮手术多少钱小儿包皮手术后要注意什么

宁波男人看男科去哪家医院好

宁波男性包皮过长有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