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鸣政策好但搞坏了有证据证明日出东方假冒伪劣

发布时间:2019-09-29 19:16:03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黄鸣:政策好但搞坏了 有证据证明日出东方假冒伪劣

“有人说皇明大逃亡,皇明跑偏。他们看来是偏,我是黄老邪么。我不跑偏谁跑偏?跑偏就是创新。我们在为行业树标杆的东西,太阳谷、未来城这些,我们是造了太阳能行业的丰碑,拓展行业的希望和通路的好东西。他们拿这个诋毁攻击我,非常可笑。”———黄鸣

“事情还没有完,必须有个结果,我会盯死这件事。”10月30日晚,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在第三次开发布会炮轰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以下简称“江苏质检院”)和日出东方联合骗补后,匆匆赶往昆明讲课,在机场轻轨上黄鸣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他颇为得意,“很多人对我揭黑幕爆潜感兴趣,请我过去讲课。”

在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黄鸣掀起了一场“骗补门”揭黑行动,一时行业震动,终使国家质检总局介入,责成江苏质监局调查此事。

南都记者上周赶赴连云港、南京、北京三方调查采访,日出东方对自身备受质疑的境遇直陈不满,“黄鸣就是想搅浑这个行业,重构格局。”江苏质检院有关负责人称“清者自清,我们按有关规定办事,企业的纷争不参与”。黄鸣则高兴于第一阶段的胜利,在江苏质检院和日出东方之间撕开了一个口子,后两者在“第三方”认定上有不同意见。

三方混战的背后,还有行业散乱的格局与利诱下的无序竞争交织。上半年,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告别春天,销售额同比大幅下滑35 .25%.6月1日,新一轮节能家电补贴政策中,太阳能热水器面前放了一块40亿的蛋糕。行业资深人士分析,这一闹剧的背后,是质监部门的缺位和标准的制定模糊、仓促。而此局的终结,仍待解中。

一项节能惠民政策意外搅起千层浪

10月16日、23日和30日,黄鸣在北京连开三次发布会扔出准备已久的“弹药”,质疑并实名举证江苏质监局和日出东方联合造假报告骗补。

事件缘于一项节能惠民政策。今年6月1日,由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出资40亿元开展的“太阳能惠民工程”(节能产品惠民工程高效节能家用燃气热水器推广活动)开始实施,推广期暂定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5月31日。

6月1日,国家正式下发太阳能热水器惠民补贴申报细则,提交时间是6月4日,后因有200多家企业报名而延长至6月6日。细则规定,推广的产品必须满足符合国家标准G B/T 19141-2011《家用太阳能热水系统技术条件》的要求,产品能源效率达到国家标准G B 26969-2011《家用太阳能热水系统能效限定值及能效等级》中能效2级及以上水平;通过国家认可的第三方机构产品性能和能效检测。

6月中旬,首批申报入围企业名单公布。共有20个企业的371个产品型号入围,大部分企业入围型号不超过10个,皇明太阳能只有两个产品型号入围,而日出东方共有160个型号入围。

这一鲜明的对比让黄鸣愤慨得连续发炮。其质疑集中在三点,一是检测时间。据皇明太阳能公司技术部部长张立峰表示,简单来讲,所有项目都检测的叫“型式报告”,针对其中热效率相关、反映能效的项目的报告,叫做能效报告,这次太阳能节能惠民工程要求提交能效报告,同时附型式报告。“我们咨询了北京的检测中心和武汉的检测工程师,最少需要5天。”而日出东方的型式检测报告只用了4天。

第二点是,检测地点。日出东方公布的一份检验报告显示,其检测地点为“本院光华东街/日出东方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这还是第三方检测报告吗?”

第三点是,江苏质检院的检测能力。黄鸣指出,检测报告数量与江苏质检院测试能力严重不符。

“骗补门”三方各执一词

针对黄鸣的质疑,江苏质检院和日出东方都有自己的说法。南都记者亲赴江苏省质检院,有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我们官方机构是独立立场,也不会卷入企业的纷争,我们的检测、设备、地点都是跟国家报备的。”

此前,江苏质检院分别于10月17日和28日发出两个声明,在28日的《关于太阳能热水器产品检测情况的补充说明》(以下简称“《补充说明》”)中,其一改过去的口风。江苏质检院称,“关于型式检验报告上‘检测日期栏’中显示的检验时间问题,是报告编制人员错误地把能效报告的检验时间填在了型式检验报告‘检测日期栏’中”。并认为,“这批报告不符合相关规则中关于对‘第三方’的要求。”

对此,日出东方却不认同,其强调,江苏质检院在公司C N A

S实验室现场考察后,作出了将部分产品在连云港检测的决定,其整个检测过程均由江苏质检院独立完成。日出东方还表示,“作为被检测方,不存在主观和客观故意的弄虚作假,有关本次检验报告中的问题,责任不在企业。”“江苏质检院因工作失误给公司造成的损失,我公司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件事情对于行业的震动非常大。”第一批入围的山东另外一家太阳能企业有关负责人李经理如此表示,“我们第一批就入围了,都是按照国家的要求一步步走的,时间非常紧,对于日出东方的投标数量的确是意外。”

广东一家太阳能企业技术总监张立(化名)意见则更为明确,“我们认为绝对是造假,黄鸣之前手里没证据,日出东方公布了一份报告,就被找出了那么多证据。”张立最近也跟同行聊这个话题,“我们的看法就是没做(检测),买的报告。160份报告,这绝对不正常。”

黄鸣这次的“揭黑”某种意义上是很成功的,整个行业都在关注事态的进展。一位业内人士讲,“江苏质检院承认自己有一定错误,这不过是避重就轻,如果很认真去调查,就不仅仅是时间错了这些问题。”

日出东方副总经理刘伟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则强调,其很早就开始了检测工作,“我们做检测也不是为了惠民工程。国家规定的能效强制性标准自今年8月1日开始实施,没有检测报告,证明不了你的产品质量。8月1日后整个公司的生产线都要换成符合能效标准的产品。企业自己检测是一个方面,另外还要符合国家权威机构的检测,证明产品是一级还是二级的产品能效标准。要拿到市场,就必须有权威能效检测机构对产品能效标准进行认证,才能拿到市场上去用。这是我们做检测的背景。”刘伟说,别的公司也提前做。江苏好多公司提前送检,“你不能说我提前做了,就说我的成绩是假的。”

“申报时,国家的专家组也审查了,报告也审查了,我们也没隐瞒。江苏质检院出的报告,上面自己盖的大章,地点、时间、检验员,都审核过了。这就是江苏质检院认可了这个报告是符合节能惠民政策文件申报要求的。”刘伟如是表示,责任不在企业,只是江苏省质检院没有把日出东方实验室作为合格检测点这一认定送到国家备案。

“我不想参与皇明与日出东方‘骗补论’的争论。但这次安排实在有很多欠妥并需要推敲之处。”太阳能业内资深专家曹国璋表示,其的确有听到一些反映,一些检测机构“趁人之危”,提高检测价格,倒填检测日期,不做任何检测即出具“报告”,并向企业收取高额检测费用。

一位业内专家则称,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出具这么多份“检测报告”,不符合逻辑。

南都记者联系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能效标识管理中心,对方对此不愿意发表观点。继而联系国家太阳能热水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心一位负责人表示,中心出具的第三方报告,是没有那种检测中心和企业双方都参与检验的,均由中心独自检测。“江苏质检院出具的报告是否算第三方,最后还要看国家质检总局或者其指定的部门最后如何裁定。”

行业乱局:“造假太多,假报告太多”

江苏质监局正在调查,真相还有待揭盅。这次风波的更大意义或许在于,让更多人开始关注整个太阳能产业。

“这揭开了行业黑暗、不健康、不公正的一面,”张立表示,业内很多人造假,现在有人实名举报是好事。“我们也听说,有的质检中心获利丰[13.300.91%]厚。其实不光是节能惠民工程,行业内造假太多,假报告太多。大家也不敢公开来讲,讲了行业有人要骂你,孤立你,你挡了人家财路。我们还是踏实做自己的事吧。”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业内人士对于太阳能热水器产业发生的种种问题,往往因为了解而沉默,“我们听说的是,花钱就可以买报告,1.4万元一份。行业风气不正,不光江苏有问题。”

此前,黄鸣已经多次揭内幕,爆潜规则。包括太阳能热水器不安全问题、太阳能内胆薄如纸、电热管无3C认证、太阳能工程强制安全标准严重缺失;太阳能工程多为拼装系统,存在重大隐患等等。黄鸣表示,根源在于标准和监管的缺失,对检测也缺乏监管。“没有检测,没有监管,这个行业不烂才怪。现在大家都靠广告,消费者也相信。大企业也有潜规则行为,这个(日出东方)都上市了。很多问题也不能怪小作坊,大企业都这么干了。”

李经理则认为,行业前几年发展门槛低,企业数量多。技术参差不齐流派多样。“行业利益盘根错节,标准也难出台。”不过他显然不认同行业已经“烂掉”的评语,其认为,尽管上半年行业增速下滑,但已有转暖迹象。

2011年以来,山东、江苏、浙江、河南等传统热水器零售市场开始饱和,并出现不同程度的停滞和下滑,整个行业格局分散化严重。

黄鸣的评价是“城市市场作废了,农村市场因为家电下乡也变乱了”。曹国璋表示,近年单体太阳能热水器在城市市场,尤其是一线城市有很大减少。二线城市,城乡接合部,以及广大农村市场,还是有不少开发的空间。

40亿的大蛋糕:利诱下的扭曲竞争

2011年太阳能热水器增速就有明显下滑,增速为17.6%.中怡康数据显示,2012年1-6月国内太阳能热水器零售额同比下降了35.25%.据李经理介绍,根据能效等级和容量,补贴标准为100元-550元每台,根据中标结果,补贴集中在260元每台的水平。按300元每台的标准计算,40亿元可补贴约1330万台太阳能热水器。这是一块巨大的市场,张立表示,很多公司正是急于分享这块蛋糕,才拼着赶着弄报告。

在这一背景下,即使公司员工集体反对,黄鸣还是坚持出头开炮,但黄鸣自己不愿意将之归结为企业间的竞争。面对“动机”这一问题,黄鸣本人情绪激动,“比起一个公司的销售业绩,比起行业格局,社会公正与公信,孰重孰轻?”面对市场下滑等质疑,黄鸣拍桌子,“他们有资格说么?竞争如此不公正。”

尽管黄鸣最开始将矛头指向了江苏质检院,同行们还是愿意将这次风波解读为皇明和日出东方的PK.“黄鸣和日出东方是死对头。”张立表示,他对于黄鸣很熟悉,黄鸣热爱太阳能,但是他个人并不善于管理。“今年他还是亏钱,明年还有债务压力,他自己也很焦虑。”在其看来,2009年以来,皇明一直处于下滑的态势,“质量的确要好一些,但是产品售价高,高端定位、高价销售的策略不是很适应如今的市场。”

一项对比是,皇明太阳能2008年、2010年、2012年IPO连番失利。而日出东方上市募集到12.5亿元。

在黄鸣的连续炮轰下,日出东方股价接连下挫,由10月16日的15.45元跌至11月2日的13.96元。日出东方对于惹上黄鸣也很恼火。刘伟指责皇明成绩已经在十名开外,业务分散,“他以后可能不一定做热水器了,而转做流通环节、大物流。”他认为,公司成功上市,同时营收额是皇明的一倍有余,“这给了皇明致命的打击”。

黄鸣:备战下一波“致命攻势”

事情并未结束,黄鸣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其手里仍掌握进一步证据,“如果之前是爆炸性的,下一步就是致命的。如果之前是灾难性的,下一步就是毁灭的。”黄鸣并不愿意透露具体证据,因为这将“打乱作战计划”。其向记者透露了一些方向性的东西,据其介绍,下一步将向证监会实名举报,其将要求对日出东方做诚信调查。

黄鸣还质疑日出东方“用非常不公平的竞争手段得到上市机会”。攻击范围将不限于节能补贴的范畴,他向南都记者透露,将进一步质疑日出东方产品品质,其涉嫌“假冒伪劣”,“他们用劣质产品,通过假的检测报告,充当优质产品出售,我手里有这方面证据。”

“政策是好事,可惜好事搞坏了。国家补贴是为了促进行业的发展,但是这次不好好调查,事情也很危险。”至此,其他企业也在期待调查结果,对于这次风波的缘起也几多反思。

“太阳能惠民工程最早我们是在5月份知道的,第一次意见交流会大概有五六家企业,后来又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二三十家企业参与。”张立表示,皇明和大多同行一样之前对此毫不知情。

事实上,企业并没有预计到太阳能节能惠民的东风来得这么快。据了解,太阳能能效强制标准虽已颁布,但今年8月1日才实施。而节能惠民工程必然需要标准作参考,“我们也预计到会有节能惠民政策,但是能效标准还没正式实施,没有细则可参照,所以就预估太阳能节能惠民政策应该在8月1日之后。”

仓促出台的政策:企业手忙脚乱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第一次会议时,企业也意识到目前准备尚未充分,但是40亿的蛋糕太诱人,本着“先拿过来再说”的心理,企业们还是一致支持政策的出台。

政策仓促出台无疑引起了一些副作用。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由于准备时间短,很多企业,比如云南的企业就没来得及申报第一批。抢上的企业也有苦恼。李经理表示,“政策实施5个月了,产品中标四个多月了,家电其他品类的企业早拿到了补贴,太阳能企业一分补贴的钱还没有拿到。企业受影响,经销商更倒霉。”李经理告诉记者,这次补贴的流程是,先由经销商或者商家将补贴资金兑付给消费者,经销商拿着相应发票和承诺函,将相应的发票号以及用户信息等录入“节能产品惠民工程”信息管理系统。之后企业上报补贴申请报告。相关部委审核无误后,再下发补贴款。“经销商经过了多次系统培训,还是不太会用,信息录入迟缓,现在还在慢慢适应,信息系统也在逐步改善。”

太阳能业内资深专家曹国璋向南都记者回忆了此次政府突然向社会公布所谓的“惠民计划”前后的印象,“给企业申报的期限只有短短的几天,当时我正好有机会去北京的申报现场察看,真是一片混乱。”

“申报与评审工作就在当地的一家小饭店,而最早的通知还是在一个居民小区内。现场由几个‘不知道具有多少行业知识’的人在处理。”曹国璋说。

政策仓促,企业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明显。业内人士反映,很多企业把这个“节能惠民工程”作为卖点来宣传,希望增加销量。

曹国璋表示,要想规范国内一个行业的发展,需要从根本的制度上入手,目前太阳能行业的问题,是“深层次”的。要想解决问题,则要从“高层次”入手。在一个并未实现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的市场里面,规范一个行业,实在是一个困难的事情。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勇气,也需要全体社会的努力。“我记得一个名记者曾经讲过的话:我们永远不可能吵醒装睡的人,但我们可以创造一个让他无法装睡的环境。”

10月30日,黄鸣提出了停战20天。

皇明PK日出东方

谈对方

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对于相关单位,我真是无言,做了错事还百般找理由,这是一场闹剧。

日出东方副总经理刘伟:黄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他还不认输。他的公司一年上下流失3000人,这是什么概念?皇明的业绩下滑,他本人天天忙着往国外跑,忙着讲课。他早期太顺利,发话没人反对,跟行业领导在一起,都是直指“你们这些老头天天不做实事”。

谈上市

黄鸣:我们还会上市,失败是正常的。我永远不干阴谋,我当时(日出东方上市)不动,我现在才举证。不然,当时它就上不了市。债务问题是谁都有的。2010年的时候最困难,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会经营么,真紧张的话我还会有时间折腾现在这些事?

刘伟:日出东方成功上市,你要看它整个从出生到经营上路再到上市,轨迹是不是符合基本的发展规则?黄鸣没成功,是不是阻止他的障碍他都遇到了?比如主营业务不突出,人家就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又去做房地产、旅游、玻璃、光伏,这么多副业,不知道你是做什么?日出这么多年,专注做太阳能热水器。还有关键的一点:日出东方今年招股书公布时,我们的营收额是31个亿,比皇明多了一倍有余,这是对他严重的打击。如果你的业绩是向下走的,也无法上市。

谈行业

黄鸣:行业烂了,快烂透了。不破不立,要打破了重整。有项网络调查,92%认为这事是检测造假,60%认为太阳能前途还是光明的。我觉得斗争有力了,公众对于太阳能没有因为我的指责曝光而完全失去信心,刮骨疗伤才能救自己。一说改标准,就说自己有几千万几个亿的损失,如果改标准,皇明一分钱成本不用多花。皇明这几年给自己找麻烦,执行严标准。反而有些人说你现在陷入困境,多荒唐。企业现在捞一把的心态太强,我质疑的企业和单位都不想着未来。想着未来不会这么做。

刘伟:再混乱,它能比奶业、食品行业还混乱吗?你要看看他说的那些问题,是否现在发展中最主要的问题?黄鸣不是说没有标准吗?那你不知道的是他作为全国太阳能热水器行业标准委员会的副主任,现在行业标准已经三十几个了,他从来不参加标准委的标准讨论。天天去演讲,天天说别人的不是,天天认为整个行业与他为敌,都不能理解他。他认为自己提的理念和思路明明是应该做的,为什么行业不跟我玩?所以他很郁闷。

谈市场

黄鸣:城市市场全废掉了,被蝗虫吃掉了。农村市场因为家电下乡,将近300家下去,搞乱了。我当年因为太阳能下乡得罪很多人。国家部委跟我征求意见的时候,我跟他们分析了利弊。我担心惠农变成坑农,水质、服务等都没法解决。他们听了我的意见,要求建设服务体系,产品适合农村水质等等。然后就有企业骂我,说我是罪魁祸首,行业公敌。耽误了大家的赚钱机会,我成为了眼中钉肉中刺了。

最终不幸让我言中,农村市场怨声载道。城市市场毁了,大家都不怎么做了。一个是忙着下乡,再一个消费者遭了太阳能的罪,口碑很不好。据太阳能口碑调查,城市消费者反对或抱怨太阳能的达到了50%左右。哪有一个这么差的口碑的行业。皇明一半以上市场还在城里,其他企业八九成在农村,所以我(揭黑)也是为了自己,除了争取公平竞争,也是为了行业,为了自己发展。行业完蛋了,谁都好不了。

刘伟:这个行业特点就是有朝气,它不耗能,生产过程中基本没污染,使用年限比较长。节能减排符合整个全球经济发展的方向,所以这些本性决定了它是个阳光产业,非常有前途。只不过它都是民营企业出身,目前有一些乡土味。首先它的收款模式,商业模式比较out,它是全额预收款,全额预付款下单生产。第二,整个行业的自动化水平不高。人工素质要求也不见得很高。第三,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不多,科班出身的也不多,创造的产值不大,但行业现在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就要求人员素质尽快跟上。

沈泰女友邓莎宝钗剧照和个人简历麦洁文http://yule.6174203.cn/1617.html

吴宗宪王瞳什么关系王瞳密会吴宗宪照片公开张伯宏http://yule.1440211.cn/1647.html

陈若仪林志颖三口照片陈若仪林志颖资料和近况朴智宪http://yule.2833030.cn/1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