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曲天涯寂夜梦断殇情雨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3:34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核心提示:汉宫长廊深几许?    何人拈花惹闲绪。    一曲天涯愁无尽,    寂夜梦断殇情雨。    ——【古垒东边】    那日不小心轻踏了你的禁地,从此迷失在了你的丛林……    夜色搅了思绪,不知你紧... 汉宫长廊深几许?

何人拈花惹闲绪。

一曲天涯愁无尽,

寂夜梦断殇情雨。

——【古垒东边】

那日不小心轻踏了你的禁地,从此迷失在了你的丛林……

夜色搅了思绪,不知你紧闭的心扉还肯为谁打开?

殷殷我心,悠悠尔思。曾经的曾经,你我了然于胸会意于心的风景,如今是否真的已走远?你,终于挣断了我手中最后的丝线,飞向了你的自由,而我,也终可放了自己,弃了所有。哦,虚幻的镜花终究难敌强悍的现实,梦中的水月又怎堪世俗的风霜?

遥忆初遇你的霎那,我的心堤就轰然崩塌,无险可守。这场流年的擦肩,痛了你,碎了我。好想回到当初,你我各不相识,各自快乐平安地走着命运所既定的老路,也无风雨也无晴。如此,就不会在秋凉后一个人独自苦尝那用酸泪泡制的文字。窗外的小鸟似在对我唧唧,可是在嘲笑我的痴狂?

都说沧海也能守成桑田,可夜空的星星只是调皮地向我眨眼,无一颗肯为我指明方向。霜雪漫天,我的那个先天就脆弱的二尖瓣怎经得住从春疼到夏,从秋揪到冬。转角的灞桥旁,杨柳岸,晓梦如烟,你把芊芊柔丝折成了依依的牵挂。你月绕丝弦难别梦,声声切,句句叹,字字悲。

初夜,霓虹闪烁,忧伤的情绪藉着夜色在肆意的泛滥,麻木的灵魂似在作着回光的返照。我如无病的戏子唱着谢幕前的最后呻吟,凄凄然,几欲疯狂,又欲心碎,只是台下早已没了掌声,我的观众,也早已提前退场。

好想你在心烦意乱的时候能主动跟我诉说心里的忧伤,向我吐露心中的苦水,好想能去为你排忧解难,分担痛苦,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上。死心塌地地爱着你,舌头与笔尖却笨拙的不知如何表达。从没经过的心慌,从没有过的意乱,因为我怕你真的再也不见。

秋夜里,独自沧桑着自己的沧桑,不想有人知晓。好想能有一个灿烂的晴天,好想能在秋阳下晾晒我的孤单寂凉,却又怕红尘的喧嚣和路人的窃窃。好想说,纵然时光洗尽了你的桃红,我也会永记你的笑容。

汉宫长廊深几许?何人拈花惹闲绪。或许是我不该新欢了他人的旧爱,我被你驯去了男性的不羁,仅留的只是那凄美的飘逸和那无法捡拾的散落一地的心碎。

寂夜寻梦,夜半听雨。我写文买醉,只为求接续昨夜还未及倾诉就突然消逝的梦境,无处安放的错落的文字,只好学精卫用来填海。若有天长,三生石上怎除名?若有地久,沧海如何变桑田?

莫寻前路知己在何处,莫问天涯飘尘心可寒?莫嘱风霜雨雪勤添衣,莫笑酒醉因何无人问,更莫管痴人说梦强说愁。只因,再也寻不见你眸中的那丝惊心;只因,再也望不穿你天涯的那抹缥缈。讪讪地,望着你眉间的那粒朱痣,痴想着,你可还肯为我心颤、心醉?

人人都知,天使不是笨蛋。你不是天使,却比天使更天使。你不是笨蛋,又比笨蛋更笨蛋。一语点不醒你的痴,一谶解不了你的蛊,一文释不了你的疑,一曲唱不尽你的愁。奈何!奈何?

你的字典里没有我要的欢沁,一个人,站在秋后的寥落里,任秋霜染红了我的枫叶,任时光凋尽了你的碧树,任风筝扯断了我的情丝,任冷月寂瘦了我的相思。任我一痛再痛,任你一渺再渺。

寂寞伴清梦,云水烹禅心。欲把我的风中呢喃,你的雨中轻吟,用淡墨绘成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丹青。然,我的一卷哀怨终难释你的一壶冰嫌,我的连声呻叹终难消你的隔岸宿怨。

夜凉如水,心寒似冰。无法送达的心愿,恰似这夜空黯淡的星语。透着忧伤的心绪,缠缠绵绵,千头万绪,无从疏解。有你的夜晚,涩涩的酸,带着淡淡的忧,哦,还有那一丝丝的甜。没有了你的夜晚,空空的落寞,揪心的郁闷,嗯,还有那种无法言说的恍惚与茫然。

秋雨似解离人愁,绵绵的,怨怨的,洒落在额上、眼中、心里,模糊了视线,打湿了心扉。昨日繁华,已成废墟,忍痛苦寻,含悲强咽,然,终无所获。那青石桥边的眷眷,杨柳岸边的依依,终成了困在茧中的死蛹,再羽化不了翩翩的彩蝶。或许我只是一个太重感情的人,总说离开,却总会找到不离开的理由。

轻捻着那串用无奈串起的念珠,登太虚,步超然。轻把思念与忧伤浅藏于一纸素笺,任你懂或不懂,任你留或不留,任你渺或不渺。那散落一地的碎念,终是不忍回首的昨忆,不拣也罢,不思也罢,不追也罢。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宜春职业装定做

连云港制作西服

定西职业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