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曲离歌几悲殇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2:32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核心提示:满地的碎玻璃;要我怎么,拼凑的完美?倘若,碎也是一曲离歌;又有谁人肯定,不会刺痛我一身心扉?——题记有多少往事总是太美;就像最初的爱,在某个瞬间走来!(一)十六岁的自己总是喜欢在糖果屋里描绘着那个楚楚动人的你,总是喜欢透过玻璃窗思索起那些“泡沫”般的童话剧。夜幕拉锁了我泛滥的爱恋;不知何时,在我心里... 满地的碎玻璃;

要我怎么,

拼凑的完美?

倘若,

碎也是一曲离歌;

又有谁人肯定,

不会刺痛我一身心扉?

——题记

有多少往事总是太美;就像最初的爱,在某个瞬间走来!

(一)

十六岁的自己总是喜欢在糖果屋里描绘着那个楚楚动人的你,总是喜欢透过玻璃窗思索起那些“泡沫”般的童话剧。

夜幕拉锁了我泛滥的爱恋;不知何时,在我心里开始偷偷的把你在脑海里想起;九点半鼓足勇气为你在信笺上写满爱的宣言。幸福之车满载了爱的甜言,然后,车轮在岁月的身上印过,留下两个人“永不磨灭”的传言。

十六、七岁的青春,我喜欢为她写满天长地久的恋言,从告白开始一直写到分手的最后。十六、七岁的夏天也充满了浪漫,我喜欢牵着你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走过那条放学的线,偶尔再有几个恶少年为你递来一份“虚情假意”的情言,可到最后,他们只能待在墙角边唱着周杰伦的歌,叫着可怜。我们的故事还是会有那么多的坎;在爱恋的尽头边,你还会用热吻传递着狂热的爱恋;然后,再告诉我:“青春与爱情铸就是一段悲伤的相交线。”

夜幕色下,北湖边的蓓蕾花摇曳着秋色叹唱着《十点半》的夜曲。如果十点半的结局早已是命运的安排,又何必你后来再怎么呼喊!如果分手是在“世界末日”,又何必你哭啼着跪安!你走以后,似乎“世界末日”真正的到来了,让我在黑暗里彻底的懊悔起······

当每个夜晚为自己的行为做着忏悔的时候,当每个夜晚为自己的作为难眠的时候,当每个夜晚反复地为你写着忏悔书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早已过了“诉讼时效”。

(二)

“何必要欺骗自己?告诉自己喜欢在雨中漫步;何必要说谎说?说自己早已喜欢上了别人;何必呢?还是会为她写满虚伪的以后。”我曾反复地问着自己。可,最后你却把我深深的刺痛;这让我不得不相信,我们的故事原来就是一场命运的恶作剧。

翻开发旧的信笺,里面写满了你我的“誓言”;搜索一篇你的笔迹读下去,才发现你写满谎言的信笺里,哪里还有昔日的幸福感?冷冷的白纸、淡淡的墨迹里全都是你承诺的谎言。撕碎“旧日里的甜言”;让自己明白爱情里还存在着欺骗,不管自己在漆黑的夜里再怎么呼喊!

还记得你最喜欢《诗经》里的那句:“窈窕淑女”,可当赤裸裸的身体为别人做了提前的嫁衣,还要我怎么,盼着和你一起聆听那首最美的《婚礼进行曲》?

我总会听到来自南国悦耳的弦外之音。苍白的乐谱里谱写着矛盾体的呼喊——“你总是要我在风雅颂里寻找我的知音,而我却又听见你嘈杂的琴弦声里迫切要求着等待。”为什么明明知道乐弦词里全是幻影,却还会踏着旋律一步一步的为你走火入魔?又能怪谁呢?谁叫我谱写了一曲《离歌》的碎语词!

黑夜传说中的你早已化成一缕月光穿越了爱情火线。可为什么穿越离开的时候你还要为我许愿?我听见说书人正倾诉着北半球的孤单,可你曾说过北半球永远是你的”月亮湾”!写书人也写着南半球的世界里充满着相思的暖,记得你也曾说过南半球里都是你要的温暖。可到最后,你为什么还是将“红豆南城”无情的丢弃;选择了零度赤道线?

后记:

是谁在笔记本上为我写下“曾几何时”的恋语?是谁在我耳边许诺下天长地久的誓言?可到最后,又是谁刺痛了我一身伤悲?

玉林西装设计

咸宁工作服订做

衢州工服定做

汨罗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