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雕花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雕花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3亿房屋维修资金入市调查

发布时间:2021-01-21 01:31:03 阅读: 来源:金属雕花板厂家

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上房维管中心大举减持西飞国际1250万股,其持股总量随之由此前的2762.89万股下降至目前的1512.89万股。与此同时,即便按照西飞国际当季的最低股价计算,该中心也因此而一举套现1.23亿元。

然而,这份带有“原罪”的投资收益将进入谁的口袋,一个并不具备证券投资资格的事业单位又是如何获得这笔数额不菲的证券投资收益?

“业余选手”在操盘

雁过留痕。

在大智慧交易软件中,西飞国际2004年8月16日这一天的K线图显得颇为怪异,一根高高耸立的VOL柱甚至让前后数月的成交量数据均相形见绌。

数据显示,8月16日西飞国际的成交量骤然放大,当日该股总成交量高达73640手,总成交额为3865万元,尽管当天的换手率只有0.48%,但这一数据较西飞国际8月16日前后数月仅有的两三千手的成交量,已算是天量。

巧合的是,上房维管中心购入西飞国际股票正是在2004年8月16日,其原始买入数量为627.93万股,这意味着西飞国际当天成交量中有超过85%的成交量为上海市房屋维修资金管理中心贡献。

同样的故事也曾在华东科技(000727)(000727.SZ)的历史K线图中上演。

2004年8月16日华东科技的交易量同样出现大幅异动,该股当天累计成交269563万手,总成交额1.73亿元,换手率达到7.53%,而此前一周,华东科技的日均换手率一直维持在0.5%左右。

记者调查发现,上房维管中心8月16日所购华东科技的原始股份总额为1671.57万股,这一数据占华东科技当天总成交量的62%。

8月16日这一天被上房维管中心看中的并非只有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位于广东的广聚能源(000096)(000096.SZ)是被该中心看中的另一家上市公司。

广聚能源2004年8月16日的VOL指标与前述公司的有着惊人的相似,当天公司成交量骤然放大至185148手,成交额为1.39亿元,换手率达到3.62%,而上房维管中心所购的1464.84万股占到当日总成交量的近80%。

因为大举买入,上房维管中心一举闯入上述三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另据记者调查发现,上房维管中心除上述三家公司之外,还在同一时间段内以75万股的持有量,进入宏源证券(000562)(000562.SZ)的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

“这样的买入方式太外行了,如果是在行情好的时候一下子就拉涨停了,根本就买不进去这么多,好在当时正好是大熊市。”上海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私募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投资收益该归谁?

实际上,如果按照前述四家公司在2004年8月16日的收盘价计算,上房维管中心在这一天至少动用了2.48亿元的资金进行股票投资。

实际数额却并不止这么多。

2007年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曾就其下属的上房维管中心的违规投资股票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了中心确实是在2003年8月经汉唐证券购入面值为3亿元的国债。而上述债券最终在2004年8月16日由中心自行操作,“全部转为等值股票"。

上房维管中心相关负责人也曾公开告诉媒体,“我们将国债转为股票,买的股票不止西飞国际、华东科技、广聚能源、宏源证券四家公司”,但上述负责人并未透露具体持股名单。

记者经粗略计算得知,如果减去前述四家公司的累计投资金额,上房维管中心其余用作股票投资的金额约为5200万元,但因为该笔资金量不大,所购股票并未能进入十大流通股行列,因此究竟买的哪些股票外界不得而知。

一个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事业单位,为何会拿着数亿资金投入股市?

建设部和财政部共同颁布的《住宅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维修基金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维修基金应在银行专户存储并专款专用。为保证维修基金的安全,基金闲置时“除可用于购买国债或者用于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范围外”严禁挪作他用。

按照此前上房维管中心等相关单位的解释,该中心的确仅利用维修基金进行国债投资,但因为委托方汉唐证券资产质量出现问题等原因,中心临时将债券全部专为股票。

此后汉唐证券以上房维管中心违约为由提起诉讼,并冻结相关股票等资产。此后汉唐证券被托管,相关案件则暂缓审理,而上房维管中心所持多家公司股票也因此而一直处于冻结状态。

“按照规定公共事业单位挪用公共资金进行证券投资肯定是违规行为,无论理由是什么,只要进行了股票投资就形成了违规的既成事实,更何况他们并没有进行报批手续。”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告诉记者。

而据一位接近汉唐证券的知情人士称,上房维管中心等机构持有的国债当时是委托给汉唐证券的资产,而上房维管中心未经汉唐证券同意,擅自卖出国债是导致双方发生纠纷的直接原因。

上海一家券商的投行部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如果所购买的债券存放在自己的账户里,就不用担心汉唐证券出问题会连累自己,但如果中心将债券委托给汉唐证券就不一样了,因为一旦国债被券商处理掉再进行追索就比较困难,但换成股票存在自己账户就会安全的多。”

在上述投行人士看来,上房维管中心在出售国债并买入股票之前,就已经违规将其所购国债委托给汉唐证券持有,而此中交易详情外界同样不得而知。“也就是说中心是在用一个新的错误来弥补前面犯的错误。”

记者发现,经过近6年的冻结后,上房维管中心持有的西飞国际等四家公司股票总量在经过多次的转送配之后,均出现大幅增加。

其中西飞国际最高增加至2762.89万股,华东科技最高持有2206.48万股,广聚能源为1992.18万股。宏源证券则因持股量较少早已退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行列,无迹可寻。

本报记者发现,除西飞国际在二季度出现减持外,广聚能源和华东科技均在今年一季度遭到上房维管中心的减持,减持量分别为150万股和1398.07万股,按照当季最低收盘价计算,该中心累计套现1.18亿元,这意味着该中心整个上半年累计减持套现2.41亿元。

除此以外,假设上房维管中心仍持有宏源证券75万股,加上其还在持有的西飞国际等公司的股票,按照7月29日的收盘价计算,其市值高达3.56亿元。

这意味着上房维管中心违规股票投资截至目前的市值和已套现资金高达5.97亿元,较其原始投资额收益率高达99%。

然而上述投资所获得的收益将归谁所有无疑将成为困扰上房维管中心的另一个难题。

“当初中心拿来投资的资金来源和现在中心掌握的基金持有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就代表着中心不能将投资收益简单的充入维修基金。”前述法律界人士坦言。

当记者以业主身份资讯中心利用公共资金炒作股票事宜时,上房维管中心的工作人员显得颇为紧张表示“没有这回事”,而截至记者发稿时,该机构仍无人就此事给予正面回应。

三国志大战M官网

封神归来

圣堂无限金币版

福彩app下载安装官方免费下载